大发扑克中文官方网站,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给您赢钱发财机会,下载注册存款即送600美金奖金,优惠代码 cnpoker ,现在就立刻下载及注册吧!


德州扑克心理学 德州扑克现场的身体语言含义 牌桌上欺骗对手赢钱的基本原理

更多奖励,更多优惠,更多的娱乐性…….尽在大发扑克

德州扑克策略文章 欺骗对手- 基本原理

如何欺骗对手(Deception) - 基本原理

欺骗是德州扑克的基本要素之一。我将在这篇文章里谈到欺骗的意义、基本原理以及它的重要性。


首先我将引用David Sklanskys在《德州扑克的基本原理》(Fundamental Theorem of Poker)中提到的一句话 :“ ...假设对手能看到你的底牌。如果无论何时对手采用与看到你底牌不一致的方式进行游戏,你获利;如果无论何时他们采用与看到你底牌一致的方式进行游戏,你亏损。”
有些掌握了标准打法的玩家通常总是毫无变化地去进行游戏。为了最大化利润,他持有强牌时下注或加注;由于不想在有可能输的底池里投入太多的钱,他持有弱牌时就观让或者弃牌。
你不需要反对这种打牌的风格,但是Sklansky批评你这样玩会被对手容易读懂。因为他总是用强牌下注或加注而用弱牌观让或弃牌,这样对手很容易摸清他的路数。他迟早会透露自己的底牌,因此Sklanskys不赞成这么玩牌。
我们的对手会读懂我们的打法。他们将确定我们的起手牌范围然后调整他们的打法。虽然他们不能确切地知道我们的牌,但是他们知道我们常常玩什么样的牌。长期来看,他们将更精确地猜到我们持有的牌和更少地犯错。
然而这个论断是令人不安的。我们应该让对手犯错,这样才能确保我们获利。我们的利润来自于每个对手的错误。另一方面,我们的错误也会让自己付出代价。但是只要我们让对手读懂我们的打法,我们的对手就不会犯太多的错误。
David Sklansky针对这个话题还说过一句话:“对手犯错是你获利的机会。优秀的无限注德州扑克玩家尽全力打赢每次让对手犯错的战斗。”
现在我们必须考虑如何从欺骗中获得好处。我们必须误导和迷惑对手。我们必须变得让人难以琢磨。我们的目标是引诱对手犯错和避免自己犯错。
但是我们也必须考虑只需要采取直线型玩法的情况。有时即使是我们透露了自己持有的牌,但是仍然获利,因为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必须保护自己的牌,当我们认为对手有可能在看到另一张牌后形成比我们更强的牌,我们就要阻止对手继续听牌。
如果我们要决定是采用误导性的还是直线型的打法,基本上我们必须要考虑到以下三点。

1 . 首先是对手的技术:

对手能确定我们的起手牌范围吗?我们应该设法去误导他吗?对付弱的玩家,特别是跟注站(calling stations),你应该更倾向于采用直线型打法,在每一轮下注来对付他们。
如果对手对于你持有的牌以及打法不感兴趣,那么代表一手强牌也就没有意义。如果我们有特别的动作,他的注意力将集中于自己的牌而不会犯更多的错误。但是对于很强的对手该怎么办呢?你该如何对付一个非常激进而且能分析你打法的对手呢?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尽量变得让人难以琢磨。这种玩家可能不完全知道我们的策略,因此他在面对一个调整了打法的强劲对手时仍然会犯错误,此时我们应该开始考虑欺骗对手。
2. 其次是底池的大小:

底池越大,欺骗对手就越重要。此时弃牌率将会降低,所有的玩家将更倾向于玩自己手里的牌而不去判断对手。在大底池里进行游戏只有两种可能的方式。一是我们放弃仍然没有改进的可能会输的牌,二是我们持有强牌时采取激进的打法,这是为了最大化利润和保护自己的牌。
争夺较小的底池可以采取更多诡计多端的方式。你可以用弱牌赢得底池。如果你在合适的情况下偷取小的底池,这些小底池加总起来将是一个不小的数目。而且你将变得让人难以琢磨,这就达到了你的目的。用弱牌偷取小底池赋予你一个正期望收益的牌桌形象。一个对手将最终不相信你持有强牌而与你持有的更好的牌时争夺大的底池。
3. 最后重要的一点是对手的数量:

欺骗帮助我们让对手猜不透我们手里的牌。你在单挑时可以成功地做到这一点,但是对手数量的增加意味着对手弃牌率的减小,然而当我们假装持有一手强牌时需要对手有较大的弃牌率。谁会在一个5人参与的底池里用弱同花听牌采取观让/加注的方式呢?
我们应该在有较多对手的底池里更加倾向于采取直线型的打法(straight-lined play)。我们应该持有强牌时下注,持有弱牌时放弃。

总结
对于每一手牌我们必须考虑是欺骗对手还是采取直线型的打法更好些。因此对手的情况是决定性的因素:在同时对付许多玩家时,特别是许多弱的玩家,你应该更倾向于放弃弱牌,避免采取特别的行动。在争夺一个大的底池时具有同样的效果,此时让对手弃牌的机会很渺茫。
但是当我们与强的对手争夺小底池时,特别是在单挑(heads-up)和3人底池的情况下,欺骗是具有大优势的。我们隐蔽自己牌力的强弱,这将导致对手犯昂贵的错误。
最后我将引用David Sklansky谈及"逆向思维"的一句话:

“有时采用直截了当的打法可能是最好的欺骗,因为特别是好的玩家会认为你在诈唬(bluffing)。

回到顶部大发扑克

欺骗对手(Deception) - 实际运用

我们在上篇谈及了“欺骗”的话题。除了解释欺骗的真实含义和频繁使用的原因外,我们还批判了要避免使用它的一些情形。
今天我们想涉及它的实际运用。我们在什么情况下要有意地使用它和避免使用它呢?正如我们在第一部分提到的,我们将在下一篇讨论如何针对对手使用欺骗的例外情况。

“欺骗”听起来多少有点陌生,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使用它。下面有一些标准的例子将说明这一点:
1. 翻牌前打法(PREFLOP-PLAY)

我们在翻牌前会明显地去设法掩饰自己的牌。每个德州扑克初学者在这里都会有个基本的想法:“如果我有一对口袋A,我为什么要加注呢?对手持有较差的牌都会弃牌...”如果你假设自己只用强牌加注,那么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如果你真的只这么做,你的对手将频繁弃牌,你将变得容易让对手判断。因为他们只会认为你持有十分强的牌才加注。尽管我们想用口袋对A赚尽可能多的钱。显然,用对A简单地跟进也是错误的,尽管这也是某种欺骗方式。实际上,在较低级别的游戏中有不少玩家用对A只是跟进,从来不加注,这样就不可能猜到他们持 有什么牌。当然,你在对付各种德州扑克玩家时由于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也不会导致你的破产。你无从知晓他们是持有离奇的53o而形成了两对,还是他们在河牌圈向你展示 手里的一对A...基本上在这里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不要说这不是属于自己的游戏。我们知道如果能给较差的对手施加压力我们应该激进地去玩牌。我们从最后的部分学过什么?“我们从对手的错误中赚到钱!”因此我们应该给他们提供大量犯错的机会。
所以我们不要有用一对A跟进的想法。我们采用完全相反的方式:我们加注口袋对子、同花连牌、带一张A的同花牌而且根据位置和对手的情况用更多的牌加注!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在没有改进的情况下有两种获胜的方式:我们在翻牌前赢得底池或者在翻牌后通过持续下注(contination-bet)获胜(看第2点)。通常我们持有的所谓弱牌在翻牌圈可能成为一手很强的牌或者是一手听牌,而对手是没有想到的。这的确就是欺骗。许多玩家认为对手的加注代表了强牌,因为他们自己只用小口 袋对子或者同花连牌跟进。如果我们用小口袋对子凑成了三条,我们经常会有丰厚的回报,因为我们很好地隐蔽了自己的牌。即使22归入了第一个进入底池玩家的 加注范围(至少在少人桌游戏中),你很少会认为在UTG的加注者持有22,。我们从欺骗中获利,因为其他的玩家鉴于我们激进的打法不会真的认为我们持有同花连牌或者类似的听牌。欺骗的第二个目的显然很清楚。我们在持有对A或者对K时不用担心没有人和我们对战。我们在翻牌前用如此多的牌加注,以至于对手无法知道我们是持有对A、小的口袋对子还是同花连牌。这就达到了我们欺骗对手的主要目的:我们的对手无法确定我们在翻牌前玩的是 什么牌!他们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判断我们的起手牌范围,因此我们可以安全地根据David Sklanskys提出的扑克中心定理(见第一部分)推断出如果他不知道我们的手里的牌就无法战胜我们。他将被迫犯错。

2. 持续下注(CONTINUATION-BET)

有关持续下注含义的持续争论:它是诈唬下注还是普通的价值下注 (valuebet)?你只是在没有碰到牌时才称之为持续下注吗?你碰到牌时的持续下注就变成价值下注了吗?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定义它,但是很清楚我们 通过在翻牌圈下注更好地隐蔽了自己的牌,因为我们显然在进行持续下注的大部分时间里没有碰到什么牌。
我们的业余玩家在知道了扑克的中心定理后又开始积极地活动起来。太多时候人们持有弱牌时设法把所有的对手从多人的底池和不祥的牌面上诈唬出局。你有时会体会到进行持续下注的好处。毕竟你是翻牌前的激进者 (proeflop-agressor),你有权利去夺得底池。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当你没有碰到什么牌时,你应该意识到为了达到持续下注的获利目标你的 对手必须要有足够多的弃牌。但是也有不进行持续下注的时候,通常是你在翻牌后形成了很强的牌。这个玩家可能会这么想:“太好了,通过持续下注我只能赢得很小的底池,我可以最后用最好的牌下注,尽量多地赢得底池!没有人会认为我有一手强牌”。这种想法是符合逻辑的,在大多数情况下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普通玩家的这种想法不是不证自明的。有时你在这些情况下会看到最疯狂的行为:为了让对手继续游戏而采取在翻牌圈 观让-加注,在翻牌圈观让和在转牌圈观让、最小加注(minraise)。没有止境地让对手免费看牌而底池的建立(potbuilding)给完全忽视 了,结果大部分情况下你只是赢得了一个小的底池或者有人听到牌后反而把你击败。尽管如此,这还不是主要的问题。当然,你可以怀疑这么做是否比用强牌按要求下注能赚得更多的利润。我们已经知道这里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欺骗的打法!如果你在每个翻牌圈持续下注,对于进一步的行动弃牌但是用更好的牌采用延迟 打法(slowplay),那么你的对手会怎么看待你呢?如果我们决定总是这么做,那么我们就变得容易让对手看透,因为我们在翻牌圈将透露出自己的牌力。 这就如同你放弃弱牌只用强牌下注的基本原理一样泄露了自己牌的强弱。无论我们在这里如何去做,两种选择都不好,因为从长远来看,这两种做法都会向对手暴露 自己。如果我们的对手知道我们的牌或者它的范围,他们将犯更少的错误!但是,在考察了牌面、底池大小和对手(数量和类型)后,我们在持续下注时要 么可能什么都没有,要么是听牌,要么是强的成手牌,我们就变得不容易给读懂了。我们的弃牌率(fold equity)增加了,因为对手知道我们也用强牌下注。另一方面,他们持有较弱的牌时也会给我们带来回报,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在翻牌圈也用较差的牌下注。我们达到了自己所想达到的目的:你不能猜到我们的牌;对手也被我们弄迷糊了。

3. 下注和加注的大小(BET- AND RAISESIZES)

我们在第二点里简单地提到了,一些玩家喜欢用最小加注(minraises)来引诱对手上钩。遗憾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么做是大错特错了。有关最小加注的想法有许多种-我们不想在这里进行深入的讨论。最小加注的确有一些优点,我不想在这里批评这种做法。如果在合适的情况下使用它,在无限注游戏中它是一个有用的武器。我们采取欺骗时的基本问题:如果我们在翻牌圈的确形成了一手好牌,我们持续下注的数额要少些吗?如果我们什么也没有碰到,为了最大化弃牌率( fold equity)我们持续下注的数额要更大吗?为了让对手继续游戏,我们在持有强牌时应该下更少的注吗?“通常”的问题在这里也明显地适用。采用延迟打法(slowplay)是明智的吗?如果你下小注或加少量的注设法让对手继续游戏,那么你就没有很好地保护自己的牌。实际上,没有什么理由支持这样的做法。

回到顶部大发扑克


德州扑克现场 隐藏的身体语言

现场玩牌的时候,我们把身体语言分成两大类:无意识的暗示和有意识的暗示。下面我们详细说一下其中分别代表性的动作。
无意识的暗示

暗示有两种类型: 无意识的暗示和故意的暗示。无意识的暗示是指某人感觉没人观察他时所做的暗示,或者他不知道自己在做暗示。例如,一个玩家用手掩着嘴巴,特别是他频繁地作出此举时。这可能表明他没有一手强牌。

另一方面,故意的暗示是指他有意地设法掩饰什么。他可能给你讲个故事,所以说你必须搞清楚他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将在下一章中涉及故意的暗示。

首先,我们将谈论无意识的暗示。我们都有一些露马脚的行为方式: 如果你感到紧张,你用手梳理头发; 一些人摆动腿或把两条腿紧紧的靠在一起。还有一些无意识的暗示, 比如,你穿着的类型。

第一印象

一个人的穿着也透露了一些有关此人的信息。你的对手是一个蛮勇之人还是一尊石佛?这可以向你表明他的打法风格。

他叠筹码的方式也是值得注意的。如果他小心地整理它们,你通常面对的是一个保守的玩家,他不会采取疯狂的打法。如果筹码没有条理地堆放在一起,他更可能改变打法而不害怕冒险。

 身体语言

相当多玩家的姿势暴露了他们的牌力大小。在座位上一个无意识的改变(如向前倾斜)可能表明持有一手强牌。他们持有弱牌时较少表现出身体的紧张,例如,耸肩。

紧张

许多人认为紧张是持有一手弱牌的信号。如果紧张实际上是一种表演,那么玩家时常持有一手超强牌。

模仿真正的紧张是蹩脚的表演。它通常表现得很夸张,你可以容易地发觉某人真正紧张的时候。

如果一个对手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紧张,这通常表明他持有一手强牌。

沉闷的呼吸

一个玩家的呼吸方式可以是一种很有意义的暗示。呼吸的改变几乎从来不是故意的。你与玩家坐得越近,这种暗示就对你越有用。浅呼吸或试图避免出声地呼吸是持有弱牌的征兆。

跟注反射(CALLING-REFLEX)  

耍诈的玩家将使出全身解数尽量显得很平常。究其原因就是大家所知的"跟注反射"。

特别是没有经验的玩家喜欢看到摊牌,借此他们希望得到信号以在将来知道对手的牌力。

因此,几乎所有耍诈的玩家都本能地设法尽量保持冷静和不引人注意。
  
把手放在嘴前  

如果有人用手遮住嘴巴,他经常持有一手弱牌 - 他想掩盖自己的情感。在某种意义上,他不想让他的表情透露他的牌力。

这同样对于不愿看你的玩家也是正确的: 他担心他的眼睛可能会表明他的恐惧。

快速扫了一眼筹码  

这可能是最有价值的无意识暗示。如果一个玩家快速地看下自己的筹码,接着又把视线拿开,那么他可能想下注。另外,他也可能快速地看下对手的筹码。重要的是,他没有感觉到被人观察。

快速扫了一眼牌  

特别对于初学者,这是一个可靠的暗示。它是一个无意识的暗示,扫了一眼自己的牌。例如,如果翻牌圈出现了三张红桃,并且有个玩家看着自己的牌,那么他不可能有同花。

因为,初学者在持有非同花牌时第一眼通常不会注意花色。只有在持有同花牌时,他们才会记住花色。因此,你经常可以确定他们此时最多只有一张红桃。

当有人表现得很友好时  

如果一个对手在他下注后对你表现得很友好,这可能是一次诈唬。他不想与你正视,相反,你应该把注意力放在牌上。

另一方面,一个友好的玩家突然变得冷漠起来,他更可能是想让你跟注。

咧着嘴笑是另一个暗示: 如果有人设法让自己看上去很严肃,但不知不觉地透露出笑容,那么他很可能持有一手很强的牌。带着自然笑的玩家可能持有一手好牌,而不是那些强装笑脸的玩家。

保护自己的牌  

因为任何人会保护自己的金银财宝,所以许多玩家会保护一手好的起手牌。他们快速地看下自己的牌,然后快速地遮住并用手盖住。

展示自己的牌  

没有经验的玩家经常会向朋友或玩伴展示他们的牌。此时, 他们很可能持有强牌。

他们这么做有两个原因: 第一, 一些人想说明他是一个好的玩家。他只会用一手合情理的牌这么做,可能是成手牌。第二,那些看牌的人可能向对手表明他在诈唬。

一个快速的决定  

如果有人看着他的牌并立刻下注,那么,对于没有经验的玩家,这很好地表明他的打法是诚实的。在诈唬之前,人们通常会花时间考虑能否奏效。而且,他们将设法避免显露任何异常的举动,以免引起对手的怀疑。

抓住眼镜

当一个对手进行诈唬时,他经常会伸手去抓住(啤酒?) 眼镜。 这是设法为了尽量变现出平常的样子, 他的举止应该立刻引起你的注意。

你也可以从一个人抽烟的方式来判断他的牌。大口呼出一团烟表明他持有一手强牌,因为他不担心你的跟注。如果他设法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吐烟,这通常表明他在诈唬。但是,这种暗示有点模糊,应该与其它的举止结合起来使用。

下注的方式  

一个人把筹码放到牌桌中央的方式能透露有关他所持牌的信息。如果他持有一手强牌并希望对手跟注,他就不会做太多的表演。他不想吓到任何人,他会沉默不语或偶尔通报下他的筹码数量。

一个持有弱牌的玩家会有不同的表现。他将显得很乐观或以专横的态度宣布他的下注。考虑到这会引起对诈唬者的注意,难得这不是很奇怪吗? 然而,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想通过表现出控制权来赶走对手。事后他才会设法显得不引人注意。

另一个信号是夸张下注的动作。有人突出把筹码推向对手的动作或甚至把筹码扔进底池,可能想吓倒对手。伸展前臂和张开手指都是明显的迹象。

回到顶部大发扑克

第二大类:有意识的身体语言暗示

在1978年, 德州扑克界的传奇人物Mike Caro写道:

大部分人不能以他们喜欢的方式生活。作为小孩,他们必须去做讨厌的家庭作业, 作为成年人,他们必须忍受他们不喜欢的人,当痛苦时假装感觉良好,尽管他们感到不安和焦虑,他们还要显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这些人都是演员。他们假装成另外一个人。在扑克桌上,他们在按照下面这句格言进行潜意识的活动: "如果我不改变自己,大家将会看到我的本性。"

一个玩家在持有强牌时间会干什么? 许多人会设法表现得很弱。什么是诈唬? 试图表现得很强。如果你有表演的才能,对手将不会注意到你是在表演。如果对手也善于表演并知道它的效果,那么你将面临困难。

幸运的是,许多玩家是蹩脚的演员。为了避免令你痛苦地大吃一惊,这里有一个简单和基本的方式来识别欺骗: 对手给你讲个故事。你不仅要回顾他现在在做什么,而且还要回顾他之前做了什么。然后问你自己: 这合乎情理吗?

表现得很弱  

叹气、垂下肩或做沉思状是假装示弱的表现。假装示弱的人持有一手强牌。他们希望通过误导性的行为举止怂恿对手跟注甚至是加注。

有人在玩牌时有意识地把视线移开,这通常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为了促使对手行动,他对牌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样子。这经常发生在发出三张翻牌的时候。先是朝翻牌看了一样,然后很快又看向一边,这是实力的表现。

你将看到各式各样的这种暗示,对于初学者更趋向于夸张。这和下面的情况类似,有人在还没有轮到他表态时就表现出想扔牌的样子。

大多数玩家在几秒钟内作出决定。如果有人在最终加大注之前沉思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在假装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通常,你会发现对手持有强牌或超强牌。

表现得很强  

如果你能正确地利用暗示来识别假装的示弱,你就可以节约大量的钱。同样有利可图,但风险更大的是识别假装的示强。

有时,一次正确的识别和勇敢的跟注能给你带来收获,而你原先从不会考虑用这样的牌跟注。

与持有强牌而希望你把筹码放在中间的玩家不同,持有弱牌的玩家想阻止你这么做。下面描叙的是最明显的信号:


用筹码进行威胁

当轮到某个玩家表态时,另外一个玩家伸手去拿自己的筹码,这通常是想恐吓对手。另一方面,当轮到你表态时,如果一个不断玩弄筹码的玩家突然停止,这通常是他持有强牌的信号。

盯着看

有玩家用刺人的和僵硬的眼光盯着对手,他通常不会持有危险牌。他传达"我在密切地观察你并知道你在干什么"的意思,这经常是一种虚弱的表现。

长时间地看着牌

如果一个对手特别长时间地看着自己的牌或牌面,他通常在玩一手弱牌。如果他在下注前花了很长时间,他可能在进行诈唬。

有一个很强的暗示是,当你伸手去拿筹码时,一个已经下注的对手反复地看自己的起手牌。此时,你可以预计他在进行诈唬。

过早地提出把底池归为己有

持有强牌的玩家将一直等到对手结束行动的最后时刻。如果他急匆匆地想结束行动,比如,他说"我要亮牌了"或'提出要求'获得中间的底池,他通常持有一手弱牌。

 

 




回到顶部大发扑克